搜 索
字号: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赏韦覃基的牡丹写意画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30日 22:07来源:中新网广西新闻

葡京真人开户 www.theiceharvest.com 摘要提示:12月29日,中国当代著名牡丹画家韦覃基主题作品展“一带一路 繁花绽放”在广西南宁天昌青山府艺术中心举行,作品展将展出至2018年1月8日。

 

   12月29日,中国当代著名牡丹画家韦覃基主题作品展“一带一路 繁花绽放”在广西南宁天昌青山府艺术中心举行,作品展将展出至2018年1月8日。图为韦覃基主题作品展。记者黄艳梅 摄

 

  标题:“我想要怒放的生命”——赏韦覃基的牡丹写意画

  作者 陈纸

  不得不说,广西上林出文人,出画家。就我认识的,以前,有罗鼎华,还有,他儿子罗巧贵,父子擅画鱼,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后来,有吴克斌,其辗转京津,最近安营南宁,一副憨厚老实相,其山水画,气象万千,一丝不苟。昨天,在南宁天昌青山府艺术中心,一个主题为“一带一路繁花绽放”画展上,集中欣赏了上林另一“壮人”韦覃基的牡丹写意画,尽管室外冬雨濛濛,冷风凄凄,屋内却生机盎然,醉成酩酊。

  平时,见牡丹图甚多,一般家居客舍,悬挂一幅,象征祥吉贵富。故,牡丹画,为“见惯物“,百姓熟知也,常人喜爱也,故画者众。

  画牡丹易,易在其门槛不高:笔肚蘸较稀白粉,调入曙红,再调胭脂,先画花头前部,然后,笔尖调花青或墨,按前后浓淡关系,画出花头,干后点蕊;再画叶子,用绿色或纯墨色,三五成组,大小兼用,把握水份,干湿结合,先点浓色、阔叶,蘸水再画,由浓到淡,蘸水勾筋,连接叶柄与茎;再画主干、画次干,最后画枝干,如此,一幅牡丹图似也就成了。

  但真正书画入行者,却难得见能画好牡丹。故,画坛有“牡丹是个坑”之说。意为易画之物,容易陷入迷障之阵,自我感觉良好,实则不堪忍睹。又故,专业画家,识相者,不敢画牡丹,或说,不敢轻易下笔?;档つ?,难在不媚俗。欲要不媚俗,用色、用墨,浓而不艳,艳而不俗,此中真意,只可领会不可言传。

  收藏界,真正行家,鲜见牡丹图。印象中,三四年前,于一堆故纸中,“淘”得两张何元钊作品,一看,惊喜十分,此二牡丹图,亦是本人书画收藏品中仅有也。

  此次画展,见到韦覃基先生七八十幅牡丹写意画作品,真正群芳争艳,目不暇接。这些作品,将中国牡丹与中国写意山水相结合,既有牡丹的风姿神韵,又有山水的意蕴深远。

  赏《丽春》《暖香》《姚黄》《墨韵》,柔韧含香;品《花浓蝶喜》《墨撒金盘》《盛世牡丹格外香》《和气致祥》,雍容华贵。韦覃基的牡丹,不是独自傲开,不是“孤芳自赏”,每每有一二富贵鸟、蝴蝶或蜜蜂等小灵物的簇拥,觉出“心神钟情”况味;又与一二褐石、幽兰、绿草、朗月、远山、近水等呼应,顿有“荡血沸腾”之感。总之,无论小品,还是组作、巨幅,每一幅作品,都展现了画家酣畅淋漓的大写意风格。

  曾读当代画家郭怡孮的作品,繁花似锦,一簇簇,一团团,依靠传统国画笔墨,又借鉴和吸收西方色彩构成,以密集丛生,体现其盛茂蓬勃的气势,从中能体味出他的充沛精力及丰实饱满。读韦覃基的牡丹图,亦有类似强烈感觉,其每一朵牡丹花中张扬出极富生命力的状态,体现了一种内心精神和时代气象。

  据说,为了解各种牡丹的生长习性与形态特征,韦覃基经常赴洛阳、菏泽,去牡丹园观察写生。通过对牡丹的细心观察,使他的绘画技法不拘传统、不依门户:花形有层次,花头有透视和厚重感;叶子布局,浓淡疏密得当,密不通风、疏可跑马,且一般用绿色或纯墨色,颜色不多,不显脏乱,叶柄与茎,有聚有散,轻松自然;主干与次干,用笔有弹性,线条粗细、浓淡有变化,枝干与枝干有穿插,且有疏密与留白。

  当然,也有“另类”的。韦覃基先生有几幅牡丹,画得不是花,而是验证自己的墨,表达自己的情,其《墨味》,厚重沉郁,层次分明;其《醉墨迎春》近工笔、远写意,白花绿叶,清冷静吟,倾诉的是一种情绪,以墨写花,以花写心,花,似乎变得不重要了,而是成了一团意象,所谓“心象”是也。

  诚然,传统本身就是一个博大的世界,经久弥远,是精神世界永恒的自由王国。最简单的一花一草,都要以境界的营造,融入画家的思想和情怀,这样的‘因心造境’,显示了韦覃基既奔放又内敛的性格内涵和人格修养。

  又曾在电视里,看郭石夫作画,其大胆用笔,笔笔皆生活,有质感。他说:“现在美术讲究是画面感,一看画面很漂亮,画面颜色很丰富,变成一种很表面的所谓的视觉艺术。写意画不是视觉艺术,视觉是功能,不是有眼睛的人就能读懂,它是一种很有知识性的心灵的艺术,所以写意画在群众当中喜爱是可以的,但是从里面读出精神性,读出了人格的人就不多了?!?/p>

  还是那句话,画花鸟不易,画好牡丹更难。像汪峰那首《怒放的生命》中所唱:“想要怒放的生命”,就需“飞翔在辽阔天空”,就需“穿行在无边的旷野”,就需“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所以,期待韦覃基先生用更野性的才情,将牡丹花画得更简洁一些、更清雅一些,也更原生态一些。

  (作者:陈纸,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华人书画院秘书长。)

 

 

 

 

 












更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