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您了解黄山迎客松:铁画《迎客松》是这样走进人民大会堂的

2017年03月22日 22:10 来源:本站

    编者案: 近日,中国林学会“寻找最美树王”活动张榜公示,经各省(区、市)绿化委办公室征集推荐和中国林学会组织专家评审委员会综合评审,全国共有72株古树名木入选“中国最美树王”, “黄山迎客松(黄山松)”名列榜首,成为“王中之王”。

    迎客松生长于海拔1680m的黄山玉屏景区,实测树高10.2m、胸围2.16m,平均冠幅12m,树龄1000年左右,为国家一级保护名木,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10年被安徽省文物部门评审成为全国首例黄山松属“活文物”。 1959年巨幅铁画《迎客松》被悬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安徽厅,1994年国画《迎客松》还被悬挂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美名远扬、蜚声中外,成为中国人民热情友好、爱好和平的象征。

    即日起,黄山风景区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国黄山”将推出系列组稿“带您了解黄山迎客松”,从迎客松的历史背景、保护管理等多个方面向您讲述“国宝”是怎样诞生的。

 

张天天:铁画《迎客松》是这样走进人民大会堂的

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有一幅特殊的艺术作品,她原本是在安徽厅内陈列,后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决定移往人民大会堂接待厅,她就是铁画经典巨作《迎客松》。《迎客松》作为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和中国人民热情好客的象征,在人民大会堂内见证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也成为了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民族瑰宝。那么,铁画《迎客松》是怎样走进人民大会堂的呢?

 

   (图:北京人民大会堂铁画《迎客松》)

要了解这一段故事,离不开一个关键的人物——中国铁画艺术事业创始人、铁画大师储炎庆,正是他主持创作锻制了铁画《迎客松》。为此,我们专程采访了储炎庆大师的女儿、芜湖铁画第五代正宗传人储金霞,了解铁画《迎客松》背后的故事,揭开半个世纪前的尘封记忆。


任务艰巨  制作铁画《迎客松》是一项光荣的使命


1959年9月,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被列为新中国十大建筑之首的人民大会堂落成,中央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在人民大会堂各自的会议厅内布置陈列具有本地特色的传统工艺品。安徽省经过认真研究,多方征求意见,最后决定以黄山“迎客松”为题材制作成铁画。于是,全省著名画家和工艺美术家都汇聚省城合肥,设计画稿的任务交给了著名新安派画家王石岑,年近花甲的储炎庆是当时唯一健在的、亲自制作过铁画的艺匠,主持制作铁画的重担自然而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确定画稿就花费了不少功夫,其难处在于不仅要展示迎客松苍劲挺拔的风采,还要符合铁画特质且便于实际操作,难度很大。储金霞回忆,“为了创作出最好的作品,设计画稿尽了心思。当时我只有15岁,听师兄告诉我,光是废稿就装了将近一汽车,当时我还很疑惑,画一幅画有这么难吗?后来自己独立工作才发现真是这样,画稿不理想,铁画就不出彩,更何况黄山是那么美,仅仅通过一幅画来展现确实很难。” 

画稿确定后就开始招兵买马,省内最有技术的铁匠和银匠都集中在了制作车间——合肥模型厂,储炎庆带着他的艺徒和几十个工人,8个炉子同时开工,大家吃住在一起,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0点才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工作。储金霞说:“这项工作的压力可想而知,大家都怀着感恩的心,以最大的努力、最高的热情去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政治任务。”


费尽辛劳  铁画《迎客松》终于完成


储金霞回忆说,为人民大会堂制作《迎客松》铁画,成为我父亲一生的光荣,这件事从小就刻在了我的心里,最让我庆幸的是当时我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有幸参与其中,还记得自己是从松针开始做起的,拿着真的松针对照着做,首先要把铁制作成粗细得当的铁丝,还要把铁丝的侧面磨成菱形,再两头捶打尖,最后才弯折成松针形状。虽然现年已经71岁了,储金霞仍然记忆犹新,“别小看这个小松针,在画家手中可能只需要轻轻一笔,在我们这里,每一枚松针都要敲出沟槽,不但要锻出松花,还要挑出毛刺,半天下来,连筷子都拿不动。”

像《迎客松》这样的大型铁画需要集体的力量才能顺利完成,不仅要求几十位创作者各自分好工,有人打松针、松花,有人打树皮、树干,更重要的是团结协作、风格统一。储金霞说:“最难的就是‘接火’,60到80根松针扎好捆起来,用架子在炉子里锻火、融化,跟烧红的枝干趁热合成在一起,再放在一起敲打,才能锻接成一节小树枝。”接火的过程只有几秒钟,需要多人配合,步调一致,稍有延误便前功尽弃,这对创作者的技术要求尤其高。

制作铁画不仅劳心劳力,还存在一定危险,锻炼的时候火星溅出,皮肤被烧伤、烫伤都是常有的事,工匠们要忍着疼痛专心锻造,承受心里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

储金霞透露,在一次非常重要的连接过程中,储炎庆的大弟子杨光辉为了确保接火到位,俯身靠近想看得清楚些,结果一不小心出了意外:当时正好有几个师傅同时在红炉中接火,一时间火花四溅,溅到了杨光辉的一只眼睛里,顿时鲜血直流。医生经过奋力挽救,他的视力最终也只能恢复到0.1。

经过2年多的艰苦工作,一幅2.75米高、4.5米宽,耗铁200公斤的巨作终于创作完成,铁松的树干和树枝苍老如龙,远处的天都峰岿然屹立,整个画面谋篇布局虚实相映,传神而巧妙地运用了钢铁这种特殊材料营造出的独特质感,把黄山“五绝”之首展现得淋漓尽致。


广受赞誉 《迎客松》成为中国人民热情好客的象征


《迎客松》制作完成后,被送到了人民大会堂安徽厅。不久,周恩来总理到安徽厅观赏,大为赞赏:“这幅铁画做得太好了!铁打的迎客松,象征我们祖国的万古长青,再说我们中国人好客,迎客松的寓意很好。它既有政治气派,又有艺术魅力,是美与力的最佳结合。”就这样,周恩来一眼看中了这幅《迎客松》,并指示工作人员将其重新安置于接待厅,让它作为中国人民热情、好客的象征,广迎五洲宾客,广结四海朋友。从此,这幅铁打的《迎客松》就屹立在接待厅的门外,历经风云变幻依旧保持着坚韧挺拔的姿态。

 

(((图:周恩来总理在铁画《迎客松》前与外国友人合影)

对于储金霞来说,《迎客松》的问世意义重大,这不仅是她本人参与制作的第一个铁画作品,也是储炎庆大师最得意的作品,更是铁画300多年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通过铁画中黄山风景的表现,把迎客松坚韧不拔的精神与铁画的钢铁精神相融合,象征铁打的祖国山河永固,展示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储金霞坦言,迎客松招徕天下人,也孕育着铁画人,迎客松之于铁画,已是一个经典,就像梅、兰、竹、菊四君子,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一样,是传承、是提炼,更是创新。

储金霞还告诉我们,后来有人民大会堂工作人员告诉她,周总理最后离开人民大会堂的时候对《迎客松》依依不舍,他抚摸着“迎客松”的臂膀,深情地说:这是珍贵的民族瑰宝,一定要好好保存。如今的《迎客松》,已与傅抱石、关山月的《江山如此多娇》,李芝卿的脱胎漆器狮子一起,成为人民大会堂的镇堂三宝。


困难重重 为保养《迎客松》倾尽心血


2002年的一个夏天,储金霞突然接到了人民大会堂管理局的电话,请她为《迎客松》做全面维修,她毫不犹豫地接受,并带领10个工匠赶赴北京。这是《迎客松》的第一次全面维修(上世纪70年代曾经做过一般维护),也是储金霞再次近距离接触到《迎客松》。“当时既激动又担心,激动的是组织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是对我工作的肯定,担心的是因为人民大会堂的领导给我提出了‘修旧如旧,原汁原味,耳目一新’这三个要求,我感觉压力很大。”储金霞如是说。

(图:2002年对《迎客松》进行全面维修

工作第一步就让储金霞犯了难,《迎客松》的红木座架不易拆卸,大家不敢轻易动手,储金霞急得睡不着觉,瘦了很多,研究了一个星期后,她按照“安装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拆卸的第一道工序”的思路,找到了拆卸诀窍,先把底座拆开,再从两边抽掉画框,施工时把《迎客松》放倒作业,既不破坏作品,也保证了人员安全。解决了这个问题,可新的难题又出现了,因为长时间压迫,铁画的画框中间变形弯曲了,如何矫正已经变形的画框?经过长时间的分析和尝试,储金霞和工匠们想到了办法:麻绳在水里浸湿,把画框绕起来捆绑定形,然后弯曲的画框就渐渐地平整了。解决了这两个棘手的问题,储金霞才吃了一顿稍微安心的饭。

(图:储金霞工作照)

剩下的工作就是修补铁画中的破损和断痕,这对于储金霞来说轻车熟路,并不成问题。“因为当时人民大会堂正在进行装修,我们只能把铁画抬到外面的台阶上维修。”当时正值酷暑,储金霞和工匠们不怕吃苦、咬紧牙关,前后花了22天的时间圆满完成了任务,储金霞说:“看着焕然一新的《迎客松》,大会堂的领导很满意,我当时都高兴得跳了起来,再苦再累都值得了。”

 

多年积淀 黄山元素提振铁画人气


通过这次维修,储金霞不仅和父亲有了在铁画艺术上的交流,感受到父亲作品的震撼,而且对迎客松、对黄山更加向往。“黄山以奇著称,每一处都是天然风景,它可以造就艺术的构图,更可以增强技艺的表达。”

多年来,储金霞创作了很多具有黄山元素的铁画作品,如1994年参与制作的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巨幅铁画《黄山天下奇》,2008年为上海市政法委制作的铁画《迎客松》,2015年为芜湖高铁站制作的宽5米、高4.2米铁画“迎客松”(北京人民大会堂版本)等等。储金霞表示,迎客松一直是铁画中最成功、最受市场欢迎的题材。此外还有不少作品是以刘海粟大师的画稿为原型制作的,如以1982年刘海粟大师九上黄山画稿为原型的铁画《黄山云海》、为芜湖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制作的铁画《刘海粟山水》等,刘海粟大师十上黄山,也曾三次参观芜湖铁画工厂,并留下了“精神万古 气节千载”的书法作品。

储金霞说:“艺术是全方位的,不仅要有悟性,要有文学修养,还要有积累。从接触铁画,到初出茅庐,再经过多年学习磨炼,可以说到2002年技术才算成熟。刘海粟的画给予了我很多灵感,也更加让我有亲眼看一看迎客松、看一看黄山的愿望。”


圆梦黄山 以真实感受增进铁画技艺


虽然向往黄山已久,但储金霞的黄山之行迟迟未能如愿。2015年11月,中央电视台要以芜湖铁画为主题做一个专题片,需要在黄山拍摄几组镜头,借此机会,70岁高龄的储金霞终来到了向往已久的黄山,见到了现实中的迎客松。

“虽然以前也通过图片、视频看过,但都没有到现场这种立体直观的感受,”储金霞回味着第一次看到迎客松的心情,“当时非常激动,我做了这么多的迎客松,第一次见到它的真面目,感觉像是与老朋友的重逢,既熟悉又震撼。它所处的地理环境让我更加敬仰,它顽强的生命力让我内心的情感汹涌澎湃。” 

在储金霞眼中,眼前的这幅景色与50多年前创作的铁画《迎客松》极为相似,区别只在于天都峰在画中缩小了,而迎客松的松枝在画中更加倾斜了。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些变化都为了突出迎客松的形象,用夸张手法达到艺术的更佳效果。储金霞拍了很多照片作为资料研究,以便进一步提升铁画技艺,“以往制作松树的树干都是做成鱼鳞或者龙鳞的样式,但那样缺乏力量的体现,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改进成方、圆结合的形式。”

虽然只来过一次,但黄山已经成为储金霞心中的圣地,“黄山是人间仙境,如世外桃源,山雄伟,树怪峭,云雾缭绕特别美,是世界人民都仰望的地方。”(文/张天天   图片由储金霞提供)

编辑:成展鹏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