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营改增已减税4699亿 中国企业税负到底有多高?

2016年12月29日 13:14 来源:本站综合

“为企业减了多少税”成为前天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的营改增媒体吹风会上的“主旋律”。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列举了今年5月至11月份营改增的减税情况——5月1日“营改增”全面推行以来,截至11月30日四大行业累计实现增值税应纳税额6409亿元,与应缴纳营业税相比,减税1105亿元,税负下降14.7%。

其中,建筑业减税65亿元,税负下降3.75%;房地产业减税111亿元,税负下降7.9%;金融业减税367亿元,税负下降14.72%;生活服务业减税562亿元,税负下降29.85%。而前11个月,若加上个人二手房减税、城建税及相关附加减税等,营改增带来的整体减税规模达到4699亿元。

一系列减税数字与之前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吐槽的“制造业税负过高”以及社会上热议的“高税率”话题形成了鲜明对照。那么中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所面临的税负究竟有多高呢?

关注

我国制造业税率实际有多高?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曾表示,通过实地调研以及官方数据的辅助分析,从宏观数据分析,我国宏观税负率约37%,政府税收90%由企业承担,微观企业税负率则接近40%。如果用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总税率”指标来衡量我国企业所承担的税负,2013年至2016年我国企业总税率分别为68.7%、68.5%、67.8%、68%,也就是说,按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国企业总税率将近70%,这个数据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根据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得税法》,一般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应纳税所得额的25%。根据财政部规定,我国目前增值税最高税率为产品增值额(小规模纳税人除外)的17%,最低为3%。相比之下,日本的增值税率为5%、韩国与越南均为10%、新加坡为7%。

李炜光表示,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民营企业涉及企业税费的超过10种,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占比较大。而企业除了承担税负外,劳务税即五险一金的比例也相当高。2016年中国总税率68%,其中48.8%是劳务税,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16.3%,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在会计记账上,它是五险一金当作职工福利,但它其实是作为企业的一个税费。

曹德旺曾说,中国税负高的原因主要在于征收了增值税。李炜光也表示,美国以企业所得税为主,即有利润才征税,没利润就不征税。它调节的是分配销售这块,所以企业家可以放手去投资、去发展。中国以增值税为主,增值税就是在企业生产环节增加税收,不管企业是否盈利都需缴税。除了缴纳所得税、增值税等,还要缴约13%的附加税费,包括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等。

呼应

李东生曾吐槽附加税费过高

今年初,参加全国两会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面对记者时也曾提到过企业税负过高的问题。他特别提到了在基本税收之外的两项附加税费——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据了解,我国的城市维护建设税是根据1985年的国务院暂行条例征收的,教育费附加则是根据1986年国务院和财政部的暂行规定征收的,其实都是属于在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之外的“税上加税”。

他表示,这些附加税在经济尚不发达的改革开放初期确实对城市建设和教育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李东生认为,经济发展到今天,这种复杂的税法已经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尤其是不利于制造业的发展。他算了一笔账,“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分别按照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的7%、3%和2%缴纳,这对于制造业来说能占到销售收入的比例接近0.5%。而现在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利润率不足2%,这意味着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能占到制造企业平均利润的四分之一。” 但事实上,从近年数据来看,这些附加税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例还不到5%,也就是说取消这些附加税对财政收入的影响不大,但对制造业盈利影响却非常显著。

而且李东生认为在这两项税费征收中,制造型企业明显受影响更大。他引用数据表示,去年我国国内增值税收入主要由制造行业缴纳,约为3.11万亿元;而主要由第三产业缴纳的营业税收入为1.93万亿元,其中房地产缴纳了0.61万亿元、金融缴纳了0.46万亿元。由于这些附加税以增值税、营业税等为基础计算缴纳,因此其实制造业承担的附加税较第三产业要多得多,远高于房地产、金融这类高利润行业。

反驳

国税总局刊文称我国宏观税负偏低

针对这次由福耀玻璃美国建厂而引发的对于中国企业税负过重问题的报道,国家税务总局12月21日在官网上发表了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李万甫撰写的文章《“死亡税率”引发的税负问题思考》。文章中引用多种数据,表示中国的宏观税负其实是低于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多数国家的。不过此文一出也引发了社会上的更大反响。

该文章称,有关“死亡税率”在足够吸引社会公众眼球的同时,也激起了社会公众特别是企业界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绪宣泄,引发社会公众对税负问题的误解,带来一系列负面效应。所谓的“大部分企业利润率都不到10%”与“30%至40%的税费负担”存在怎样的内在关联需审慎对待。至于30%至40%的“死亡税率”是“我国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这一结论,严重曲解和低估了导致经济下行压力的深层次原因。

对于“中国宏观税负与经济增长之间呈负相关关系”的说法,文章称我国宏观税负近些年来一直稳中有降,特别是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的陆续出台,企业的税负大大减轻,但同期经济增长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波动,由最初两位数的高增长到目前6.7%的增长。可见,简单推论出宏观税负与经济增长之间负相关的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由于宏观税负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口径,通常结合政府收入构成状况,分为大、中、小口径。

文章还分别列举了各口径宏观税负数据希望说明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并不高——大口径宏观税负是指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按照IMF统计口径测算,2012至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接近30%,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42.8%,也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3.4%;中口径宏观税负是指税收收入和社会保障缴款之和占GDP比重,按照OECD测算口径,2012-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23.4%,而2014年OECD国家平均水平为35.5%;小口径宏观税负是指税收收入占GDP比重,2012至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18.5%左右,并逐年下降,按照IMF数据测算,2013年发达国家为25.9%,发展中国家为20.4%。

此外,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高新技术企业适用15%税率,世界上征收企业所得税的126个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23.7%,欧盟国家所得税标准税率平均为22.1%,OECD国家平均为24.8%;我国增值税标准税率为17%,还有13%、11%和6%的低档税率,实行增值税国家标准税率平均为15.7%,欧盟国家增值税标准税率平均为21.6%。

这篇文章最终得出结论:“综上可以看出,我国的宏观税负水平总体上还是比较低的。”

文/本报记者 张钦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

澳门新葡京娱乐 澳门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注册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真人娱乐 澳门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直营 澳门新葡京赌场网址 澳门新葡京注册